大运交通枢纽楼盘

2022-07-02

交通枢纽对房价

交通枢纽旁的房子相对交通出行便利,所以房价相对同地区偏高。

综合交通枢纽场站布局规划

内容来自用户:中国学术期刊网

综合交通枢纽场站布局规划
摘要:交通枢纽是指多条交通运输线路交接而成,具有周转换乘、装卸存储、枢纽管理等功能的综合性设施,显著影响着人物流的在途时间。其中,服务于两种以上的交通枢纽称为综合交通枢纽。综合交通枢纽对所在区域中心城市的经济发展起着不可忽视的带动作用,不宁唯是,而且还是城市对外交通的不可或缺的桥梁和纽带。场站又是综合交通枢纽运输作业的必不可少的周转地点。综合交通枢纽场站布局主要是指综合交通枢纽内部场站设施的合理配置。而场站内部布局的合理与否,关系着交通枢纽乃至整个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运转效率。因此基于这一考虑,本文试从场站布局原则和场站布局规划方法进行相关阐述。
关键词:综合交通运输枢纽;场站;布局;效率
中图分类号:d631.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828x(2013)07-0-01
一、引言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突飞猛进发展,国家一直对交通基础设施的重视和长期不懈的工程兴建,我国交通运输业逐渐进入了综合发展时期,而素有著称的多种交通网络结合系统的综合交通枢纽场站对交通综合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不容忽视,需要进行科学合理的布局规划,对交通阻塞防患未然,搞好交通网络建设。
二、场站布局原则
综合交通枢纽场站布局是立足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人物流需求结果,根据长短期交通规划,采取最新的网络优化手段,全面考虑交通现有分布情况和生态环境等相关因素,进而对枢纽场站作出布局,以便充分提高综合

大数据显示位于交通便捷地段的楼盘其价格普遍偏高,现在买哪里比较具有价值呢?

石滩最近成交量位于整个广州的前列位置,离不开巨大的交通路网配套。
环路、纵五路、纵六路建设工程
石滩环路起点接站南路,终点接站西大道,全长1228.353m,设计车速为60km/h,红线宽度为50m,双向六车道;
纵五路起点接站南路,终点接站北路,包含下穿广汕铁路隧道(引道段长285米,隧道长180米),路线走向为南北向,全长788.206米,设计车速为60km/h,红线宽度为50m,双向六车道,其中隧道段与主线一致,均为双向六车道;
纵六路起点接站南路,终点接站北路,包含下穿广汕铁路隧道(引道段长240米,隧道长230米),路线走向为南北向,全长842.21米,设计车速为40km/h,红线宽度为30m,双向四车道,其中隧道段与主线一致,均为双向四车道。
该三条道路的建设项目估算总投资148083.62万元,其中:工程费用81963.59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55150.87万元、工程预备费10969.16万元。
●站西大道(外环路至外环路段)建设工程
而站西大道方面,起点接站南路,终点接二环路,全长3.136km,主线设计车速为60km/h,辅道设计30km/h,红线宽度为60m,主线双向八车道。
●站西大道(外环路至外环路段)建设工程
而站西大道方面,起点接站南路,终点接二环路,全长3.136km,主线设计车速为60km/h,辅道设计30km/h,红线宽度为60m,主线双向八车道。
其中包含下穿广汕铁路隧道(引道段长265米,隧道长225米);隧道段与主线一致,均为双向八车道;上跨石滩环路、广惠高速以及永宁东延线(桩号K0+800-K1+800),跨线桥为双向六车道,与石滩环路相交辅道双向四车道,与永宁东沿线通过苜蓿叶形式互通进行交通转换;上跨外环路(桩号K2+500-K2+950),跨线桥为双向六车道,与外环路相交辅道双向四车道。
站西大道项目预计估算总投资210343.68万元,其中工程费用131615.34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63147.33万元、工程预备费15581.01万元。
●站前路(外环路至外环路段)建设工程
关于站前路的建设批复,比以上两个项目都要早一些,在7月15日区发就针对该项目进行了回复。
站前路红线宽为40米,设计时速为60km/h,道路全长2339m。主线为双向6车道,建设工程包含一座上跨南北大道跨线桥(桩号K1+370-K2+090),跨线桥为双向4车道,与南北大道相交辅道双向4车道项目估算总投资86958.78万元,其中:工程建安费37633.66万元、工程建设其他费45968.33万元、预备费3356.79万元
有望引入3条国铁+1城际+2地铁
对于增城火车站,该项目目前已经对外进行了多次招标,而随着广汕铁路的建设,预计今年该站台也应该预备动工。
值得一提的是,该站点除了在建的广汕高铁,还是汇集城际(赣深客专增城支
线、松山湖支线、东北客车联络线)、地铁(广州地铁 16 号线、东莞地铁 4 号线)、道路隧道(站西大道、纵五路、纵六路等)、市政管廊(站前大道市政综合管廊等)、场站综合体开发等多功能、立体化项目。
这么庞大的交通路网带来很多的就业,居住需求,最近网红盘碧桂园星禧推出75-102方还送车位券优惠,值得上车购买。

大运城邦孩子上学怎么上?楼盘周边环境好吗?交通方便吗

离龙岗非常近,不过在东莞这个价格说实话我也只能勉强接受吧,毕竟深圳房价在那摆着勒。上学没问题,周边有公立学校。

大运会给深圳带来了什么影响?要好的啊!!!!!!!!!!!!!!!!!!!!!!!!!!!!!!!!...

做事情如果有明确的目标,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不管别人怎么议论,自己知道收益点在哪里,这也就够了。所以我们先要弄清楚:深圳为什么要办大运会?
关于深圳为什么要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我听到过一种似乎比较靠谱的传言:说深圳并非对大运会情有独钟,最初也没想到要搞个什么大型运动会来壮我市威或展示形象什么的,也没想借此机会提高自己的城市地位之类的。深圳申办大运会完全是一桩政治任务,国家给了这任务,深圳就接了任务,而且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如此而已。
至今国家为什么给深圳这项任务,主要是从确保可控性来考量。在当时的境况下,京沪穗三大城市都已有了自己要忙活一时的大型活动,无暇顾及;而派其它城市(比如天津、杭州、南京、武汉、重庆之类的)出征,实在没有取胜或达成目标的把握,于是深圳成了最佳人选。深圳最终也不负重望,顺利把G字头的某城击败,竟然最后拿下了主办权。
据说深圳最初领下的任务,并不一定要把这届大运会主办权拿下来,只要挤掉G城就好。其实最好是挤掉了G城,但却又没有申办到手,这样一则下届就仍可以去挤G,最好永远存在挤G的资格,但又申办不到,这样就省了花费巨资去办这样一场意义并不太大的运动会。
何者?实在是,在北京已经办了奥运会,广州办了亚运会,上海办了世博会之后,边际收益递减,天朝由壮我国威而收获的快感其实已经衰减到了无所谓的地步;何况这种大张旗鼓地炫耀财富的模式,已经引起了世界的反感,一而再再而三,恐怕会有反效果;何况连续举办大型国际活动,给维护稳定带来巨大的压力不说,对财富的巨量耗费也确实吃不消,要知道,这是拿改革开放30年时间积累的国家财富来干国家的面子工程,别说老百姓认为没太大意义,就连朝庭恐怕也认识到了这一点。
说白了,北京让深圳去打的是一场阻击战,可是深圳不但阻击成功,还把它打成了一场攻坚战,把城都给攻下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多此一举。所以深圳成功申办大运会,实在有点儿猜错了圣意,过犹不及了。
从深圳城市自身利益来考虑,大运会的收益点恐怕也不在运动会的成功举办上。
各城市其实都明白,为国出征举办大型国际活动,更重要的价值是“功夫在诗外”,或曰:“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也”。类似大型活动,都是为了促进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在中国要搞大型基建,必须经过中央政府的允许,否则根本无法在国家发改委立项。而此类大型国际性活动,从来都是大搞基建的最好借口。
无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深圳,都在大型国际活动的幌子下,斥资数以千亿计,完成了城市基础设施的一轮更新和提升,可以说跃上了一个新台阶。
就拿深圳来说,在深圳地铁一期工程立项时,国家发改委还处在严格控制各城市上马地铁工程的阶段,深圳当时只好打香港牌和大运牌,结果成功把国发的严控政策撕开一个口子;到地铁二期工程,倘若不是打着大运会的旗号,国家发改委也不可能一口气同时批了五条线路开工建设。包括重大基建项目立项,包括用地指标,搞大型国际活动都可以挣来“网开一面”的机会。
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在2008年左右时,深圳在城市硬件设施的先进及便利性上,深圳已落后于京沪穗三大城市,可以说行将跌出一线城市行列,但由于大运会带来的巨大基建投入,地铁网络、高速铁路、航空枢纽等一系列建设,深圳在城市的硬件水平上可以说又一次回到了中国一线城市的行列,估计这一地位至少能保持到2015年前后。
所以在大运会还没有举办之前,深圳已经把大运会带来的战略利益全都提前套现了,主要的目的都已达到了。在这样的情形下,倘若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停办理由,我想无论是国家还是深圳政府,都恨不得取消举办大运会算了。可惜不能取消,还得硬着头皮办下去。
所以到大运会开幕时,“大运会”自己其实已成了一个鸡肋。这不仅适用于深圳,同样也适用于龙岗区。龙岗区因为大运会而获得的收益,其实在大运会举办前都已套现了:大运新城及周边的城市基础设施率先达到关内水平,生生为龙岗区客观造就了一个次区域CBD和特区一体化硬件先行区;地铁3号线先于其它关外地铁线路提前建成;整个龙岗中心城区的城市设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更新,房地产也用足了大运概念而升值巨大;在过去几年里,市财政为此向龙岗区倾斜了不少。
与此相比,大运会的开幕式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当有人说大运会开幕式从龙岗大运中心改到春茧,是龙岗的巨大损失时,我忍不住笑了:龙岗区政府卸下了多大一个包袱啊!至于开幕式的巨大意义,败托,难道你真的认为开幕式将使得“龙岗区”这个名字响彻全球吗?弱弱地问你一句:你知道上届大运会开幕式在贝尔格莱德的哪个城区举行吗?
对了,我要说的意思是:我们自以为这种大型国际活动可以提升我们城市的国际化水平和国际认知度,这种认知有点儿被放大了,其真实的效果肯定没有那么大。就近三年中国举行的这四项活动来说,惟一真正提升了城市的全球品牌价值的,就是北京奥运会,那也沾了全球关注中国崛起的光,奥运会本身对城市的提升力并没有那么大。至于世博,笑死人,你知道上届世博会在哪国举办的吗?你知道下一届世博会在哪里举办吗?别去谷歌或百度!亚运会?在亚洲之外的地区谁会关心它?你关心非洲运动会吗?大运会?天哪,它就是普通的全球大学生的运动会而已,对城市品牌的提升力那是相当地有限。
还有人说,举办一场大型国际活动让一个城市脱胎换骨。呸,骗谁呢!是那几千亿的基建投资让这个城市脱胎换骨。举办奥运会让北京更文明了吗?世博会让上海成为全球城市人居生活的典范了吗?亚运会让广州成为亚洲的明星城市了吗?就算成为了,跟亚运会有多大关系呢?至今大运会,举办之前的贝尔格莱德,举办之后,还是那个贝尔格莱德,同样,深圳也还是那个深圳。
别相信大运会能让深圳脱胎换骨,那只是一个神话,出于政治需要而拼命描摹的神话。
作者:金心异 <h2>深圳市民解读大运会给深圳的影响!</h2>为什么要办大运会? <br /> 大运会系列杂感之一:<br /> <br /> 做事情如果有明确的目标,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不管别人怎么议论,自己知道收益点在哪里,这也就够了。所以我们先要弄清楚:深圳为什么要办大运会?<br /> 关于深圳为什么要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我听到过一种似乎比较靠谱的传言:说深圳并非对大运会情有独钟,最初也没想到要搞个什么大型运动会来壮我市威或展示形象什么的,也没想借此机会提高自己的城市地位之类的。深圳申办大运会完全是一桩政治任务,国家给了这任务,深圳就接了任务,而且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如此而已。<br /> 至今国家为什么给深圳这项任务,主要是从确保可控性来考量。在当时的境况下,京沪穗三大城市都已有了自己要忙活一时的大型活动,无暇顾及;而派其它城市(比如天津、杭州、南京、武汉、重庆之类的)出征,实在没有取胜或达成目标的把握,于是深圳成了最佳人选。深圳最终也不负重望,顺利把G字头的某城击败,竟然最后拿下了主办权。<br /> 据说深圳最初领下的任务,并不一定要把这届大运会主办权拿下来,只要挤掉G城就好。其实最好是挤掉了G城,但却又没有申办到手,这样一则下届就仍可以去挤G,最好永远存在挤G的资格,但又申办不到,这样就省了花费巨资去办这样一场意义并不太大的运动会。<br /> 何者?实在是,在北京已经办了奥运会,广州办了亚运会,上海办了世博会之后,边际收益递减,天朝由壮我国威而收获的快感其实已经衰减到了无所谓的地步;何况这种大张旗鼓地炫耀财富的模式,已经引起了世界的反感,一而再再而三,恐怕会有反效果;何况连续举办大型国际活动,给维护稳定带来巨大的压力不说,对财富的巨量耗费也确实吃不消,要知道,这是拿改革开放30年时间积累的国家财富来干国家的面子工程,别说老百姓认为没太大意义,就连朝庭恐怕也认识到了这一点。<br /> 说白了,北京让深圳去打的是一场阻击战,可是深圳不但阻击成功,还把它打成了一场攻坚战,把城都给攻下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多此一举。所以深圳成功申办大运会,实在有点儿猜错了圣意,过犹不及了。<br /> 从深圳城市自身利益来考虑,大运会的收益点恐怕也不在运动会的成功举办上。<br /> 各城市其实都明白,为国出征举办大型国际活动,更重要的价值是“功夫在诗外”,或曰:“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也”。类似大型活动,都是为了促进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在中国要搞大型基建,必须经过中央政府的允许,否则根本无法在国家发改委立项。而此类大型国际性活动,从来都是大搞基建的最好借口。<br /> 无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深圳,都在大型国际活动的幌子下,斥资数以千亿计,完成了城市基础设施的一轮更新和提升,可以说跃上了一个新台阶。<br /> 就拿深圳来说,在深圳地铁一期工程立项时,国家发改委还处在严格控制各城市上马地铁工程的阶段,深圳当时只好打香港牌和大运牌,结果成功把国发的严控政策撕开一个口子;到地铁二期工程,倘若不是打着大运会的旗号,国家发改委也不可能一口气同时批了五条线路开工建设。包括重大基建项目立项,包括用地指标,搞大型国际活动都可以挣来“网开一面”的机会。<br /> 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在2008年左右时,深圳在城市硬件设施的先进及便利性上,深圳已落后于京沪穗三大城市,可以说行将跌出一线城市行列,但由于大运会带来的巨大基建投入,地铁网络、高速铁路、航空枢纽等一系列建设,深圳在城市的硬件水平上可以说又一次回到了中国一线城市的行列,估计这一地位至少能保持到2015年前后。<br /> 所以在大运会还没有举办之前,深圳已经把大运会带来的战略利益全都提前套现了,主要的目的都已达到了。在这样的情形下,倘若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停办理由,我想无论是国家还是深圳政府,都恨不得取消举办大运会算了。可惜不能取消,还得硬着头皮办下去。<br /> 所以到大运会开幕时,“大运会”自己其实已成了一个鸡肋。这不仅适用于深圳,同样也适用于龙岗区。龙岗区因为大运会而获得的收益,其实在大运会举办前都已套现了:大运新城及周边的城市基础设施率先达到关内水平,生生为龙岗区客观造就了一个次区域CBD和特区一体化硬件先行区;地铁3号线先于其它关外地铁线路提前建成;整个龙岗中心城区的城市设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更新,房地产也用足了大运概念而升值巨大;在过去几年里,市财政为此向龙岗区倾斜了不少。<br /> 与此相比,大运会的开幕式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当有人说大运会开幕式从龙岗大运中心改到春茧,是龙岗的巨大损失时,我忍不住笑了:龙岗区政府卸下了多大一个包袱啊!至于开幕式的巨大意义,败托,难道你真的认为开幕式将使得“龙岗区”这个名字响彻全球吗?弱弱地问你一句:你知道上届大运会开幕式在贝尔格莱德的哪个城区举行吗?<br /> 对了,我要说的意思是:我们自以为这种大型国际活动可以提升我们城市的国际化水平和国际认知度,这种认知有点儿被放大了,其真实的效果肯定没有那么大。就近三年中国举行的这四项活动来说,惟一真正提升了城市的全球品牌价值的,就是北京奥运会,那也沾了全球关注中国崛起的光,奥运会本身对城市的提升力并没有那么大。至于世博,笑死人,你知道上届世博会在哪国举办的吗?你知道下一届世博会在哪里举办吗?别去谷歌或百度!亚运会?在亚洲之外的地区谁会关心它?你关心非洲运动会吗?大运会?天哪,它就是普通的全球大学生的运动会而已,对城市品牌的提升力那是相当地有限。<br /> 还有人说,举办一场大型国际活动让一个城市脱胎换骨。呸,骗谁呢!是那几千亿的基建投资让这个城市脱胎换骨。举办奥运会让北京更文明了吗?世博会让上海成为全球城市人居生活的典范了吗?亚运会让广州成为亚洲的明星城市了吗?就算成为了,跟亚运会有多大关系呢?至今大运会,举办之前的贝尔格莱德,举办之后,还是那个贝尔格莱德,同样,深圳也还是那个深圳。<br /> 别相信大运会能让深圳脱胎换骨,那只是一个神话,出于政治需要而拼命描摹的神话。<br /> <br /> <br /> 作者:金心异
作者:hostlord 时间:2011-4-25 15:21
“国际骚”中的官与民   
大运会系列杂感之二
看了我上一篇《为什么要办大运会》之后,或许会有要提出这样的问题:耗资巨万举办一场大型国际活动,难道就只为了提升一个城市的硬件设施水平吗?难道就不能借此机会提升一个城市的软件设施水平吗?
我只能回答说:当然能;但在我们现行的体制下,别对这种提升抱太大期望,有所提升当然更好,没有太大提升也不必大惊小怪。指望一场运动会就把整个城市的文明水平和软实力上了一个台阶,这件事听起来无论如何都像一个神话。说实话,能借机提升硬件水平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啦!从京沪穗深四大城市最近五年来基础设施的提升来说,现在仅就硬件水平,我们这几个城市拿到全球都绝对算是一流的啦,这也算是“中国崛起”的一个表象?
城市的软件水平,往高里说是软实力,往中里说是城市平稳高效运行的能力,往低里说适宜于人居的程度。从这三个方面来看,我没觉得北京、上海、广州这三个城市在大型活动之后,有何质的改变或提高。我也不相信深圳经过大运会,就能洗心革面。
就算大运会是一场“国际骚”,那么我们且来看,深圳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来给人家看,并且让人看了之后还要说好。并且是在北京上海广州之后拿出来的,不会让人家审美疲劳。
拿什么放到下一篇再展开来说,这篇先说说由谁来拿,怎么个拿法。
我一向的观点,是在深圳这个城市治理结构的三个部门中,“第一部门”——政府,深圳政府在国内的地方政府中,理念算是相对先进,但过去多年以小政府、弱政府为目标的深圳,现在却在变得日趋强势,可这种强势却建立在不得要领的混乱之中;而且这十几二十年中,理念的先进性在走一个下降通道的同时,政府的蛮横强势作用却在走一个上升通道,有可能最终演变为理念(行政体系的文化和效率)很落后但作风却很强势的地方政府;“第二部门”——企业,深圳的企业在国内可以说是理念相对先进,能量也很强大,这是深圳城市竞争力的核心部分;“第三部门”——社会(民间),深圳的社会组织其理念在国内也属先进,但整体上还处在一个十分弱小的阶段。
大运会如果是一个由深圳的企业界组织的活动,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其会有上佳的表现,但问题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大运会除了接受企业赞助外,其它好象企业完全沾不上边,政府似乎没打算充分发挥深圳作为一个商业活动中心和企业之都的特点,没打算让本地的大公司在这场“国际骚”中充分表现,可以说,深圳的最大优势因而难以发挥出来。
深圳仍处在萌芽状态的社会组织也不被允许在这场“国际骚”中充分表演。首先,由于担心带来维稳的压力,一如之前的京奥时期一样,各个机构都不被允许(至少是不鼓励,不支持)在此一阶段举办各种规模稍大的活动,尤其是涉外的活动(这也有在今年的特殊背景下对国际势力介入国内政治的担忧);而民间自发的一些活动,也很明显被抑制了。由此深圳民间社会的创意与活力也基本没有多少施展的空间。如果你看到了一些所谓民间社团组织的与大运会有关的活动,那大部分都是由政府完全主导或控制的活动,透过官方社会团体(GONGO)来完成,其表现形式几无创意可言。
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发现,大运会并没有表现为一个全体市民、政府企业及社会主动参与各显其能的“国际骚”,反而接近于一种政府唱“独脚戏”的状态,也就是说,照现在的态势来看,它完全有可能将办成一个标准的“官方活动”。
完全由政府来唱戏的大型活动,它又怎能避免在前几场大型“国际骚”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些顽固特点?这个政权体系有其固有的僵化的动员与操作模式,即便饱受诟病或完全失效甚或达到反作用,也很难进行根本的调整。
也就是说,我们都很希望深圳能有与前三场不同的表现,这个愿望很可能要落空。因为它作为一个完全“官方活动”的性质经已确定,留给民间参与的公共空间是如此之小。正如之前的三场已经表现出来的那样,在政府的驱使下,“被参与”的民众也很难可以有个性的表达,而只能作为集体的一份子,作整齐划一的表现,在这样的状态下,每个人只不过是官方机械化传播的元器件而已,徒具工具价值。
虽然在之前的三场“国际骚”中,很多人已厌恶这种形式,但深圳也只能步其后尘而已,何况如前所述,这种模式的边际收益已衰减到了很低的水平。这对深圳这样一个年轻的城市来说,可真是一个杯具。本来她一向以活力自许。
除了政府唱独角戏动员与组织模式的顽固特点,还必须提到的有三点:一是权力力学,一是权力美学,一是“泛政治化“的政府恐怖主义。
所谓“权力力学“,就是POWER的赢家通吃原则,不受制约的行政权力其杀伤力无远弗届、所向披靡,狂风卷落叶,暴雨过后百花凋零。也就是说,POWER的强势必然抑制RIGHTS的生发,甚至几乎都会对RIGHTS造成各种种样的侵害。事实上,在前面三场大型国际骚活动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各种官的POWER侵害(或重或轻)民的RIGHTS事例大面积发生,而对RIGHTS的救济机制则荡然无存。
权力力学只是一种工具暴力,指导这种工具暴力的有各种理念,个人觉得在此类大型国际骚中起作用的主要有两种,一是“泛政治化“的政府恐BU主义,另一就是权力美学。
由于大型“国际骚“据说是代表国家形象或城市形象(即所谓面子工程,而中国人又是特别好面子的,要是在这种国际骚中丢了面子,那就是严重的政治事件),所以往往被提到了很高的政治高度(视这活动的影响范围而定,比如京奥就在整个国家上升到政治层面,而穗亚就在广东省上升到政治高度,而大运会就在深圳市上升到了政治高度),而中国历来是“政治压倒一切”,而这种“压倒一切”,则往往害人不浅,它最大限度地放大了“权力力学”的暴力性质,而由于“政治挂帅”压死人,又往往会导致制约与平衡机制彻底失灵,而失去了制约机制的危险性,在中国从不缺乏案例,而且中国历史足够多的例子证明:“泛政治化”与“法治”是绝对不兼容的。
“泛政治化”与“权力力学”结合在一起,往往会借着“善”的理由而行“恶”的事实,最终会酿成“政府恐BU主义”,而RIGHTS则是这种“政府恐BU主义”的必然受害者。
另一个相对危害要轻一些,但也令人无奈的就是“权力美学”,这主要体现在为大型“国际骚”进行准备工作时,用“权力美学”的观点对城市进行整理、清理、整肃与整改。深圳最近发生的几件丑闻大都与“权力美学”有关。比如在全国产生了巨大负面影响的“清理8万治安隐患”事件,再比如依据“权力美学”的要求而拆除旧有的店招,改为政府要求的“统一招牌”。
深圳的政府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如果说还有什么好的传统的话,那就是“官不扰民(企)”,而在大运会这样一个重大活动的泛政治目的下,这一传统有可能会遭到极大破坏,这一点可能会对深圳这个城市的未来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作者:金心异 “国际骚”中的官与民    <br /> <br /> 大运会系列杂感之二<br /> <br /> 看了我上一篇《为什么要办大运会》之后,或许会有要提出这样的问题:耗资巨万举办一场大型国际活动,难道就只为了提升一个城市的硬件设施水平吗?难道就不能借此机会提升一个城市的软件设施水平吗?<br /> 我只能回答说:当然能;但在我们现行的体制下,别对这种提升抱太大期望,有所提升当然更好,没有太大提升也不必大惊小怪。指望一场运动会就把整个城市的文明水平和软实力上了一个台阶,这件事听起来无论如何都像一个神话。说实话,能借机提升硬件水平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啦!从京沪穗深四大城市最近五年来基础设施的提升来说,现在仅就硬件水平,我们这几个城市拿到全球都绝对算是一流的啦,这也算是“中国崛起”的一个表象?<br /> 城市的软件水平,往高里说是软实力,往中里说是城市平稳高效运行的能力,往低里说适宜于人居的程度。从这三个方面来看,我没觉得北京、上海、广州这三个城市在大型活动之后,有何质的改变或提高。我也不相信深圳经过大运会,就能洗心革面。<br /> 就算大运会是一场“国际骚”,那么我们且来看,深圳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来给人家看,并且让人看了之后还要说好。并且是在北京上海广州之后拿出来的,不会让人家审美疲劳。<br /> 拿什么放到下一篇再展开来说,这篇先说说由谁来拿,怎么个拿法。<br /> 我一向的观点,是在深圳这个城市治理结构的三个部门中,“第一部门”——政府,深圳政府在国内的地方政府中,理念算是相对先进,但过去多年以小政府、弱政府为目标的深圳,现在却在变得日趋强势,可这种强势却建立在不得要领的混乱之中;而且这十几二十年中,理念的先进性在走一个下降通道的同时,政府的蛮横强势作用却在走一个上升通道,有可能最终演变为理念(行政体系的文化和效率)很落后但作风却很强势的地方政府;“第二部门”——企业,深圳的企业在国内可以说是理念相对先进,能量也很强大,这是深圳城市竞争力的核心部分;“第三部门”——社会(民间),深圳的社会组织其理念在国内也属先进,但整体上还处在一个十分弱小的阶段。<br /> 大运会如果是一个由深圳的企业界组织的活动,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其会有上佳的表现,但问题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大运会除了接受企业赞助外,其它好象企业完全沾不上边,政府似乎没打算充分发挥深圳作为一个商业活动中心和企业之都的特点,没打算让本地的大公司在这场“国际骚”中充分表现,可以说,深圳的最大优势因而难以发挥出来。<br /> 深圳仍处在萌芽状态的社会组织也不被允许在这场“国际骚”中充分表演。首先,由于担心带来维稳的压力,一如之前的京奥时期一样,各个机构都不被允许(至少是不鼓励,不支持)在此一阶段举办各种规模稍大的活动,尤其是涉外的活动(这也有在今年的特殊背景下对国际势力介入国内政治的担忧);而民间自发的一些活动,也很明显被抑制了。由此深圳民间社会的创意与活力也基本没有多少施展的空间。如果你看到了一些所谓民间社团组织的与大运会有关的活动,那大部分都是由政府完全主导或控制的活动,透过官方社会团体(GONGO)来完成,其表现形式几无创意可言。<br /> 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发现,大运会并没有表现为一个全体市民、政府企业及社会主动参与各显其能的“国际骚”,反而接近于一种政府唱“独脚戏”的状态,也就是说,照现在的态势来看,它完全有可能将办成一个标准的“官方活动”。<br /> 完全由政府来唱戏的大型活动,它又怎能避免在前几场大型“国际骚”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些顽固特点?这个政权体系有其固有的僵化的动员与操作模式,即便饱受诟病或完全失效甚或达到反作用,也很难进行根本的调整。<br /> 也就是说,我们都很希望深圳能有与前三场不同的表现,这个愿望很可能要落空。因为它作为一个完全“官方活动”的性质经已确定,留给民间参与的公共空间是如此之小。正如之前的三场已经表现出来的那样,在政府的驱使下,“被参与”的民众也很难可以有个性的表达,而只能作为集体的一份子,作整齐划一的表现,在这样的状态下,每个人只不过是官方机械化传播的元器件而已,徒具工具价值。<br /> 虽然在之前的三场“国际骚”中,很多人已厌恶这种形式,但深圳也只能步其后尘而已,何况如前所述,这种模式的边际收益已衰减到了很低的水平。这对深圳这样一个年轻的城市来说,可真是一个杯具。本来她一向以活力自许。<br /> 除了政府唱独角戏动员与组织模式的顽固特点,还必须提到的有三点:一是权力力学,一是权力美学,一是“泛政治化“的政府恐怖主义。<br /> 所谓“权力力学“,就是POWER的赢家通吃原则,不受制约的行政权力其杀伤力无远弗届、所向披靡,狂风卷落叶,暴雨过后百花凋零。也就是说,POWER的强势必然抑制RIGHTS的生发,甚至几乎都会对RIGHTS造成各种种样的侵害。事实上,在前面三场大型国际骚活动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各种官的POWER侵害(或重或轻)民的RIGHTS事例大面积发生,而对RIGHTS的救济机制则荡然无存。<br /> 权力力学只是一种工具暴力,指导这种工具暴力的有各种理念,个人觉得在此类大型国际骚中起作用的主要有两种,一是“泛政治化“的政府恐BU主义,另一就是权力美学。
望楼主采纳!!!

深圳北火车站到大运体育馆怎么走

1、从深圳北站公交枢纽站坐E7路到信息学院站下,下车后往前走到大运中心
2、从深圳北站地铁站坐5号线到布吉站,换乘3号线到大运站,走C出口出站到大运地铁接驳站,坐M318或M367或M446路到大运中心站下车

  • 1.今天晚上吉时是几点
  • 2.叶姓氏如何起名字
  • 3.鼠年属牛的运势怎么样2020幸运色
  • 4.协和医院周易冬个人简介
  • 5.属猪2021年下半年财运
  • 6.测试你在他心里重要吗
  • 7.属猪婚姻与命运
  • 8.水瓶女追天秤男的几率